“你怎麼在這裡?”盛世華冷冽的眸子微眯,那眼神,就像是審視犯人一樣。

我慌亂間拉著薄被蓋在身上,強作鎮定:“盛總難道要翻臉不認人?”

盛世華聽我說完,嗤笑一聲,忽然俯身用手指捏住了我的下巴,語氣帶著幾分陰狠涼薄:“你的目的,我很清楚。”

這話讓我身子一僵,心陡然提了起來,我安慰自己,他不可能知道的,然後一邊調整著自己的表情,強裝鎮定:“盛總真是說笑了,我能有什麼目的?”

盛世華冷冷的瞥了我一眼,然後鬆開我的下巴,彎腰勾起地上的西裝,從裡麵掏出黑色的錢包,利落的把裡麵的現金都拿出來,然後直接扔到了床上。

“這是給你的錢,昨天晚上的事情一筆勾銷。”

他那不屑的眼神,似乎連看我一眼都欠奉,我的自尊在被張誠踐踏過一次後,又被盛世華再次踩在了腳下。

那種蔑視跟嘲諷,觸碰了我本就敏感的心,我站起身子,鬥氣似的,把這些錢直接朝著盛世華的臉上扔去,語氣驕傲又強硬:“我徐曉蓉還不至於為了這點錢去賣。”

從洋洋灑灑的錢砸在盛世華臉上的那一刻,他的臉色就陰沉的厲害。

陰鷙的眸子狠狠的盯著我,語氣危險:“從我上任開始,手下的家庭情況我早就瞭解清楚,你處心積慮跟我睡一晚,不過是想讓我成為你報複渣男的工具罷了,憑什麼你挖了坑,我就要往下跳。”

最後一句,讓我震驚在場,是啊!我婚姻不幸福,然後處心積慮的勾引盛世華來報複渣男,說到底,我做的事情也並不是多光明磊落,可哪怕是這樣,現實也不允許我這時候怯懦與退縮。

既然已經拋開了尊嚴,那麼就徹底的淪落好了,至少,總比失了身,目的還冇達到的強。

我輕笑著,不顧一絲不掛的身體,坦蕩的站在盛世華麵前:“我承認,我是用了手段,但盛總會在意這點手段嗎?而且我這點聰明,到底還是逃不過您的火眼金睛。”

“你要是想用這一夜來要挾我幫你整治張誠的話,你就錯了,我這人向來公私分明。”盛世華瞥了我一眼後,移開了目光。

說實話,一開始我確實是打著這樣的目的,不過現在卻轉了主意。

盛世華對我的印象並不好,不管做什麼,到底還是要循序漸進,再說,有些事,有些人,我還是願意親自出手的。

我苦笑一聲:“既然張誠的那點事你都知道了,就不用我細說了,很簡單,我現在並不能逃脫這樣的婚姻,但我又不甘心為這樣的男人蹉跎,所以,我也需要找點刺激。”

說著,我轉臉看向他:“而你,顏好腿長能力強,似乎是個不錯的選擇。”

“而我,膚白貌美,長腿,細腰,配你也不差,最重要的是,我絕不會黏上你,這樣的交易很劃算。”

盛世華微涼的眸光在我的身上掃視了一眼,喉結微動。

我心裡冷笑,若是我站在男人麵前都冇反應,那我乾脆找塊豆腐撞死好了。

其實,這樣的場景我在心裡已經演練了千百遍,雖然開頭有些出乎意料,但我堅信,結局依舊在我的把握之中。

“你的提議確實不錯。”

“那盛總是願意了?”我臉上忍不住揚起一抹淺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