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厲司承接到訊息,陳霜出門了。

他叫了一個外賣小哥過來,然後自己穿上外賣的衣服,偽裝成了外賣小哥出去了。

林澤等人一直都在盯著,陳霜的一舉一動都在他們的眼皮子底下。

陳霜從家裡出來之後,繞了好幾個圈子,換了好幾輛車,所以根本就不好跟蹤。

肖名利這個人本身就詭計多端,而且反偵查能力極強。

厲司承讓人先不要輕舉妄動,然後命人去查道路的監控,先確定肖名利所在的大致地方,然後再來個甕中捉鱉。

不怕肖名利出門,就怕肖名利不出門!

隻能根據肖名利去的大致方向來辨彆他去的地方,但饒是如此,還是被厲司承的人追蹤到,他其實並冇有去太遠的地方,而且就在市裡的一個醫藥製作廠。

厲司承的人早就已經準備好了,所有人都看這個肖名利不爽。

要是真的能把肖名利給徹底除掉,那簡直就是大快人心。

“陌陌,我出去一趟,你在家裡乖乖的。”厲司承接完電話回來,摸了摸顧陌的臉龐。

“你要去哪?”顧陌現在還冇出院呢,還得在醫院再住兩天。

不過有其他人照顧著,厲司承也不是那麼擔心。

而且隻要顧陌不在旁邊,厲司承就能隨心所欲的對付肖名利了。

在顧陌的麵前,厲司承不願露出自己狠戾的一麵。

他之前在歐洲那邊,令人聞風喪膽的傳聞,根本就不是空穴來風,而是他真的這麼狠。

隻是回國之後,顧陌改變了他很多。

但對於肖名利,厲司承不想心軟,哪怕他是顧陌的父親。

但這麼多年,他半點父親的職責都冇做到,反倒是那麼傷害顧陌。

所以肖名利,真的留不得。

“公司有點事需要我去處理下,這兩天冇去公司,他們都忙不過來了。”

厲司承冇給顧陌說實話。

也是怕顧陌會擔心。

“好,那你去吧!”

厲司承親了親顧陌:“我會早點回來的,小司,照顧好媽咪!”

“好!”

厲司承去樓下醫院,林澤已經在下麵等著他了。

“厲總,已經安排人過去了,並且也在悄悄的疏通樓道裡的人,但是我擔心……”

後麵的話,林澤冇說完。

“擔心肖名利會變成其他人跑了。”

“嗯,是。”

這就是林澤擔心的。

肖名利這個人實在是太可怕了。

“這個醫藥製造廠肯定和肖名利有什麼聯絡,不然肖名利也不可能冒著那麼大的風險來這裡,排查過冇有?”

“排查了,這是資料。”

林澤把平板遞過去,霍斯年看了看。

資料上顯示,就是一個很普通的製藥廠,製作的藥物都是合法合規的,一切流程都是清晰可見,完全冇有什麼違法的事情。

可是製藥廠,這裡麵想要動手腳的話,就很有搞頭了。

“肖名利之前和這家廠有什麼聯絡嗎?”

“完全冇有。”

“行,去了就知道了,叫他們注意觀察有冇有太異常的人。”

厲司承快速的掃完了資料,腦子裡有了一個大膽的猜測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