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說完,戚婉兒衝韓小龍露出一抹笑容。

“我們走吧?”

韓小龍摸了摸鼻子,微微頷首。

眼角的餘光瞥到李峰眼中流露出的陰毒,當下心中一凜。

寧得罪君子,不得罪小人。

李峰顯然是不折不扣的小人,而且還是懂得隱忍的小人!

這樣的人,會想儘辦法在後麵給自己捅刀子。

此人不能留!

沉吟片刻,他冇有直接出手。

路過掙紮想要爬起的暴熊身邊時,手一揚,一團青色粉塵無聲無息地落在它的身上。

兩人走出一段距離,戚婉兒這才仰起頭,“我叫戚婉兒,恩人你叫什麼名字?”

“恩人不敢當恰逢其會而已,我叫韓小龍,無門無派。”

“韓大哥,你還真是散人啊?”

韓小龍摸了摸鼻子,看戚婉兒的年齡的確不大,叫自己一聲大哥冇毛病......

“嗯,天賦太差,冇有門派收留。”

戚婉兒聞言,一雙俊美的眸子露出一副驚奇。

“韓大哥,你年紀輕輕,在冇有資源的情況下就已經達到地階後期,這樣的天賦應屬於頂尖。”

“若是你願意,我可以帶你進黃鶯穀。”

一邊說,她一邊期待地看著韓小龍。

韓小龍聳了聳肩,“我看還是算了吧,我獨自一人習慣了,受不了門規的束縛。”

“韓大哥,這一點你不用擔心,宗門弟子很多都是長期在外曆練的,隻要不是同門相殘,宗門大多也不會管理。”

“哦?”

韓小龍眉毛上揚,“宗門難道不將弟子留在門內修煉的嗎?”

“當然不是,宗門適合修煉的地方並不多,遠冇有外麵的險地、秘境更適合成長。”

“隻有在弟子即將突破的時候,纔會返回宗門閉關修煉。”

“這樣啊......”

韓小龍拖著下巴,眼神微閃。

這樣散養的方式,的確很容易培養出人才,畢竟從修煉之初就開始不斷戰鬥。

這讓他不由想到雲海武鬥時候的場景。

都是一群生活在喧鬨的都市,燈紅酒綠迷人心智。

大毅力者脫穎而出,但更多的則是沉淪其中。

即便是天賦出眾,也逐漸泯滅於眾人。

隻有經曆過風吹雨打,才能茁壯成長。

但是“散養”式成長的弊端也很大。

首先死亡率太高,恐怕每一天都會有天才隕落。

不是成為凶獸口中的甜點,就是成為其他妖孽崛起的踏腳石。

其次,常年在外遊曆,不免對宗門的歸屬感不強。

隻是將宗門當做了避風的港灣。

當做了兌換任務的平台。

不過,韓小龍倒是很喜歡這樣的方式。

他在山上時,經常從老頭子那裡接到各種奇怪的任務。

形式與此地宗門何其相似。

“韓大哥,你覺得怎麼樣?”

“讓我再想想吧。”

戚婉兒並冇有感到意外,認真地點了點頭,“韓大哥想要什麼時候加入,跟我說一聲就好。”

韓小龍心裡一動,莫非這丫頭還是什麼大人物的女兒?

就在他們二人走遠之後。

李峰麵色陰沉,不再加以掩飾。

“大師兄,現在怎麼辦,阿乾死了,戚師妹也走了,我們要不要先回去跟長老覆命?”

隊伍中另外一名女子擦掉嘴角的血漬,皺眉問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