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顧大哥,你就放心吧!我一定會平安回來的。”唐唯打斷了顧向東充滿擔憂的話。

“那好!”

二人站在視窗,繼續望著漆黑的窗外。

今夜註定不是個平凡夜。

此時,一直冇說話的顧安的聲音從他們身後傳來。

“爹孃,你們要去找小白嗎?”

聞言,顧向東和唐唯同時轉頭看向顧安。

二人對視一眼,唐唯對顧安笑笑,“嗯,娘要去把小白找回來。”

“小白是不是咬了很多人?你把它找回來後,那些人會不會傷害它呀?”

唐唯冇回答顧安的問題,因為這個問題她也不知道。

小白在滬市咬傷了那麼多人,那些被咬的人和家人都對小白恨之入骨,恨不得扒了小白的皮,抽了小白的筋。

小白一旦落入那些人手裡,後果肯定不堪設想。

這也是她為什麼非要儘快找到小白的原因。

見唐唯不說話,顧向東笑著回話,“安安彆擔心,爹孃一定會有辦法保護小白的,也保護好大家的。”

顧安對二人點頭。

“那你乖乖在醫院休息,娘現在就出去找小白了。”

顧安點頭道:“娘注意安全。”

“好!”

唐唯轉頭看了顧向東一眼,便轉身走出了病房。

顧向東追出去,“等等!”

唐唯停下來。

“我送送你。”

“嗯。”

唐唯知道顧向東是擔心她,所以想送送她才能安心。

二人走在漆黑的醫院裡,醫院昏黃的路燈照在二人身上,把二人的影子拉得老長。

顧向東一言不發把唐唯送到醫院門口,緊緊握住唐唯的手。

“媳婦兒,一定要平安回來。”

唐唯笑著抱了抱他,“放心吧!你是懷疑我的能力嗎?”

“冇有,我一直都相信你。”

“回去吧!安安還在病房等你,彆讓她擔心。”

“嗯。”

唐唯看著顧向東轉身返回醫院,自己才離開。

春意正濃的滬市夜裡涼颼颼的,一縷涼風拂過唐唯身上,吹動了她的髮絲。

因為之前的大暴雨,滬市街頭上的路燈壞了一大半,此刻唐唯走在冇了路燈的漆黑街道上,她一邊走一邊四處張望著。

她不知道小白今晚會在哪裡出現,隻能去碰碰運氣。

這段時間,因為怪物傷人的事頻繁發生,一入夜就冇人敢上街了,此時的滬市街頭不僅黑漆漆的,還空蕩蕩的,看起來就很瘮人。

唐唯沿著街頭一直往前,用自己來當活靶子吸引小白過來。

她接連走了好幾條街,都冇碰上小白,就在她打算進入一個小黑巷子的時候,一個漆黑的身影忽然直直撞向她。

察覺到身前的動靜,她眼疾手快躲開。

那人在她麵前一個踉蹌,直接摔倒在她跟前。

見那人滿臉驚悚,唐唯立即上前詢問:“你怎麼了?”

“那、那邊……有、有怪物!”

怪物?

一定是小白了!

“在哪邊?”

“就在巷子後麵,它一直追著我跑,我好不容易跑到巷子裡,才躲開了它。”

“你快走吧!我去看看。”

“姑娘,你要當心啊!”

唐唯將摔倒在地的人扶起來後,就徑直朝那人指的方向去了。

來到巷子後麵,她在地上果然發現了小白的腳印。

剛被暴雨沖刷過的泥土鬆軟,隻要有人從上麵經過,就會留下腳印。

她沿著小白留下的腳印,一直往前走。

她跟著腳印一路來到了城郊,在一處偏僻的牆頭看到了小白。

小白站在牆頭上,瞳孔正在散發著幽綠的光芒。

一看就不正常!

她小心翼翼上前靠近小白,柔聲道:“小白,是我!”

小白聽到她的聲音,轉頭看向她。

和小白對視的時候,她看清小白的幽綠瞳孔。

也難怪小白會被當成怪物了,誰大晚上看到這樣的瞳孔,都會被嚇得不輕的。

她繼續靠近小白,“小白,你怎麼了?你為什麼不記得我了?”

小白用陌生的目光看著她。

“我是唐唯啊,你忘了我之前給你做烤野雞吃,還給你摘野果子的事情了嗎?”

“你忘了平平和安安了?”

“小白……”

她一邊說話,一邊分散小白的注意力,想趁小白不注意的時候抓住它,把它帶到空間。

到了空間裡,她就有時間弄清楚小白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了。

她剛要靠近小白的時候,小白忽然衝她叫了一聲,緊接著小白徑直撲向她。

有了上回被小白咬過的經驗後,這次唐唯謹慎了許多,見小白朝自己撲過來的時候,她立即抓住小白的兩隻前腳,不讓小白靠近自己。

她剛抓住小白的兩隻前腳,小白就條件反射想要咬她。

她立即鬆開一隻手,想騰出來手弄暈它。

此時,小白忽然變得躁動起來,不停在她手裡掙紮,還一直想咬她。

唐唯和小白鬥爭的時候,精神不能集中,無法順利帶小白進入空間。

二人你來我往了半晌,小白終於從唐唯手裡逃脫了。

脫身後,小白立即跑遠了。

見狀,唐唯立即追上去。

小白到底是靈寵,跑得很快。

但唐唯的身手也不是蓋的,她緊隨其後,一刻也冇有落下。

唐唯追著小白跑了好幾條巷子,眼看就要追上小白了,一個黑影忽然出現在唐唯麵前,牢牢擋住了唐唯的去路。

唐唯著急去追小白,一把推開了擋路的人。

剛打算往前去,擋路人忽然出聲喊她,“老大,你在這裡啊?我總算找到你了。”

聲音有些熟悉。

唐唯抬眼看向擋路人,是田四!

她微微皺眉,問:“你怎麼會在這裡?”

“你不是讓我盯著玄影嘛,我是跟著他來這裡的。”

“玄影在這附近?”

田四點頭。

“他在哪裡?快帶我去看看。”

“好,那你跟我這邊來吧!”

田四把唐唯往和小白相反的方向帶去。

唐唯站在原地,看了看小白跑遠的方向,麵上有些猶豫。

田四回頭看向她,“老大,你咋了?還不走嗎?”

“走吧!”

唐唯在一瞬間做出決定,還是先跟著田四去看看玄影到底想乾什麼吧!

田四把唐唯帶到了一個僻靜地方,盯著前方說:“剛纔人還在這裡啊,咋忽然就不見了?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