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洞三拐,呼叫總部,已到敵方領空,正觀察敵情!”

邊疆西部,兩支航空兵正在展開對抗。

今天,是李戰第一次參加空戰演習,作為菜鳥的他臨時替換了有事冇來的同事。

李戰的對手是經驗豐富的海航模擬藍軍部隊,一支由多種機型組成的混編部隊。

有殲擊機、轟炸機、海上巡邏機、電子偵察機、艦載直升機等等,平時各歸各攤,要搞對抗訓練就召集起來。

這支部隊的模擬程度非常高,連戰機編號人員代號都儘可能的逼真,戰術上也是儘可能貼近真實的。

李戰對海航這支部隊有所耳聞,多次讓空戰部隊難堪。

所以此次空戰部隊,四團出動了十二架殲-7E,六團出動了十二架蘇-27SK。

二十四架戰機,建製團規模了。

單純的看數量,顯然冇能帶來視覺上的衝擊。

但是,如果換成錢,那衝擊力就震撼了!

二十四架戰鬥機價值保守估計高達五十億!

五十億在天上飛,可以想象這是多大規模的訓練。

“我看到目標了,十一點位置。”

頻道裡響起李戰的聲音,副團長於成林扭頭看過去。

一個黑色小點點正在十一點位置向東飛。

他側了側機身,往下看了眼,是一片深藍的海。

憑藉經驗,於成林斷定不明飛行器是在領空線之外徘徊。

“李戰,我切上去!你掩護!”

於成林下達指令。

隨後向南指報告:“指揮所,洞三三發現目標,完畢!”

“依規定進行驅逐,完畢。”南指答覆。

“明白!”

既然是模擬對抗,一切就都要按照正規程式來。

殲-7E裝備了多普勒火控雷達,距離三十公裡,完全是能夠發現目標的。

但是有嚴格的要求,謹慎使用火控雷達。

飛行員主要依靠目視發現目標,由地麵雷達站提供指引進行作戰的模式。

僚機就要有僚機的覺悟,李戰的037在於成林的側後上方跟進,按照慣例占據高度掩護長機的行動。

於成林推油門杆的時候,機身忽然抖動了一下,繼而動力表指針在緩慢回落。

不是空中停車,但是他能夠感覺得到動力在衰減,因此不是儀表出問題。

“洞三三報告,我發動機故障了。”於成林很果斷,馬上向南指報告。

南指同樣很果斷,“洞三三,馬上返航,及時通報情況。”

“明白!”於成林很冷靜,他對殲-7比對他女朋友還要熟悉。

儘管暫時不知道是什麼問題,但根據戰機的狀態判斷,他有把握飛回去。

李戰在通訊頻道裡聽到對話,他馬上說道,“洞三三,我掩護你返航!”

此時,南指卻是命令,“洞三拐,你繼續執行任務,驅逐不明飛行器!”

“洞三拐明白!”李戰渾身一個激靈,精神百倍。

於成林擔心地說道,“洞三拐,小心點,對方是個老手。”

“明白,請放心!”

李戰猛推油門杆,WP-13P迸發出強大的推力。

座機呼嘯著直奔那架在領空線附近悠哉悠哉遊弋著的不明飛行器。

殲-7E,格鬥戰機,雙三角翼改善了盤旋轉彎能力,提高了低空低速效能,機動性更靈活。

李戰所在的訓練基地曾經有一位教員使用殲-7E將蘇-27UBK拖入近距格鬥,用機炮“乾掉”了對方。

可是,當李戰看清楚目標的時候,他希望自己開的是一架飛豹,或者是其他低空低速效能更好一些的戰機。

因為目標是一架運-8海上偵察機,那是一種使用螺旋槳發動機的基於運-8中型運輸機改裝而來的固定翼電子偵察機。

此時此刻,李戰心裡明白,模擬對抗開始了。

李戰把空速降下來,慢下來纔有辦法利用占據對方航線航向的方式驅逐目標。

顯然,李戰既然得到廣空領導的垂青,自然有他的過人之處。

確切地說,他是他們這一批學員裡開始形成了個性飛行風格的唯一學員。

而通常形成自己飛行風格的飛行員,都有一個共同點——飛行小時較之其他人要多得多。

運氣很好的分到四團,飛的都是批次新一些的殲-7E,彆提多威風了。

李戰側頭去看,運-8海上偵察機的尾翼上刷著PR-41字樣,除此之外再冇有任何標識。

李戰不由輕笑了一下,搞得有模有樣的,挺像強敵的海上偵察機。

此時這架“敵機”威脅到了領空航行安全,必須要按照程式進行警告驅離。

他用世界通用語言進行喊話:“PR-41,這裡是龍國空戰部隊,你即將進入我領空線,立即離開!

重複,PR-41,這裡是龍國空戰部隊,你即將進入我領空線,立即離開!”

洞三拐號戰機從運-8海上偵察機的航線前方切過,速度並冇有放慢,很快就遠去變成一個黑點。

看著就像是收油不及時冇刹住車飛過頭了。

“看著不像是037啊,犯這麼低級的錯誤。”

藍隊的運-8機長,代號鼴鼠是老資格飛行員了。

他對二師的戰機和飛行員,都很熟悉。

但凡稍有經驗的飛行員都不會出現“開過頭”這種低級失誤。

副駕駛代號米老鼠皺著眉頭說,“頭兒,不對勁,應該不是037,換人了。”

鼴鼠點點頭,“告訴我雪莉的分析結果。”

“雪莉”是代號,一種能夠自動采集聲音進行識彆處理的精密儀器,與無線電攔截係統配合使用。

不但可以對人聲進行識彆處理,甚至可以記錄武器發射的聲音特征,以此作為分析的依據。

負責指揮偵察的軍官代號軍犬,很快回覆:

“037換人了,聲音的吻合率低於百分之三十。”

“果然是個菜鳥!這一次又可以把空戰摁在地上摩擦了。”

與此同時,地麵雷達站也監測到了037的異樣,情況反饋到南指。

“洞三拐,你是否已經錯過目標?完畢。”

指揮員的話音剛落,就從顯示屏裡看到037來了一個大角度轉彎,機頭指向目標。

隨即,李戰回答:“一切都在掌握之中,完畢。”

南指坐鎮指揮的正副指揮員聞言都嘴角微抽,相互對視著。

由於時間緊,李戰又是頂替上去的,南指因此以為飛037的還是原來的飛行員。

李戰再一次喊話:“PR-41,你即將進入我領空線,立即離開!這是第一次警告!”

鼴鼠和米老鼠對視一眼,道,

“讓我們給這小鳥一點顏色看看。”

“走著,希望他不要哭出來。”

殲-7E再一次從運-8的航線前方切過。

這一次,鼴鼠注意到距離更近了,他已經能夠清晰地看到殲-7E機身上的鉚釘。

“我要下降高度了。”鼴鼠在通訊頻道裡說道,提醒操作艙裡的其他人注意坐穩。

下降高度減緩速度是此類螺旋槳飛機對付噴氣式戰機的不二之選,常常使得那些隻能高速飛行的中國戰機束手無策。

李戰第二次從運-8航線前方切過的速度依然保持著之前的高速,這樣的操作有彆於其他飛行員遇到此類空情時的選擇。

南指也搞不清楚李戰為什麼要這麼做,隻能單純的認為這位飛行員也許技術層麵有些欠缺。

“二師怎麼搞的,派了個新手上去。你看看,剛下部隊的新飛。”

另一位指揮員掃了一眼,神情凝重地問道,“張師長那邊情況怎麼樣?”

有人回答,“張師長編隊返航了,他們的油料已經不多。”

“發動機故障那架飛機怎麼樣?”指揮員又問。

“恢複正常了,飛行員懷疑是油路出問題,正在返場。”又有另外的參謀回答。

指揮員皺眉,“也就是說咱們就一架飛機在天上,還是個新手。”

“是的。”這可真的是被人踩在了穴位上。

該地區幾乎一半的戰機參加了大批轉場訓練,值班戰機按照往常一樣保持著足夠的數量。

可就是想不到上級會在這個時候出了這麼一道考題。

空司還真的很會挑時候,這不是讓海航小老弟看大哥笑話呢嗎?

指揮員果斷決定,“請示總部,命令尚未起飛的轉場戰機改為值班,隨時準備起飛!”

“是!”

桂北場站兩架還冇起飛的蘇-27SK接到了緊急命令,取消轉場訓練,進入戰鬥值班狀態,等候命令。

地勤人員以最快的速度按照標準流程對戰機進行狀態轉換,包括掛載兩枚格鬥導彈、兩枚中距空空導彈,是實彈!

用以快速應對藍隊的進攻!

而此時。

李戰再一次掉頭飛向運-8。

在南指看來,他的攔截動作簡直不忍直視。

一般來說,空中攔截驅逐常用的是利用己方的航線擠壓對方的航線,迫使對方飛離我空域。

放慢速度壓住運-8的航線,擋住它的航向,這纔是正確的處置方法。

可李戰的動作恰恰相反,就像是個機動車駕駛人學員一樣,完全掌握不了油門的火候,一下就過頭了。

“PR-41,這是最後一次警告,你必須立即離開!重複,PR-41,最後警告,你必須立即離開!”

國際通用語在通訊頻道裡再次響起,字正腔圓的語音讓鼴鼠想起了新聞發言人。

他嘴角微微揚了揚,並不當回事,完成了下降高度和減緩速度之後,依然的在領空線外側慢悠悠的飛行。

米老鼠說,“他應該發出第二次警告,然後纔是最後警告。”

聳了聳肩,鼴鼠扭頭看出去,右翼方向,殲-7E再一次飛了過來,速度好像越來越快。

“真是個傻乎乎的傢夥。”鼴鼠說道,“十分鐘後我們離開。”

十分鐘上級會判定海航這邊贏,這是一貫的規定。

李戰打開了加力,把油門推杆調整大最大油門的位置。

WP-13P噴氣式發動機爆發出強烈的轟鳴聲,推動著戰機加速飛行,

噴口噴出橘黃色的火焰,殲-7E良好的加速效能體現了出來。

很快,速度超過了音速,瞬間突破音速形成的圓錐形音障產生,

隨之而來的是劇烈的類似於爆炸的巨響傳出!

一道影子從頭頂快速掠過,運-8渾身都在顫抖!

“該死的,發生了什麼?”

鼴鼠一驚,緊緊握著操縱桿。

機身搖擺得很厲害,猝不及防的情況下,操作艙裡的十幾名技術人員有些直接被晃倒,頓時鼻青臉腫一片。

米老鼠好一陣子才從巨大的爆炸聲回過神來,

吃驚地看著右側開裂的玻璃窗,結結巴巴地說,

“他,他,他開火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