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章

第二天一大早,楊旭早早的就起來做了一頓精美的早餐。

等到顧寒霜聞著香味走到飯廳,看到這圍著卡通圍裙興致勃勃的給她做早飯的男人,心裡突然有些暖洋洋的。

但三年來的習慣卻讓她說不出感激的話來,和往常一樣坐在飯桌上小口小口的喝著小米粥。

雖然喝了三年,可是這一次她卻發現這粥喝起來味道不一樣,好像比往常的更香了?

吃過早飯,楊旭開著車把顧寒霜送到公司樓下,他就開著車離開了。

他剛纔收到何光榮發來的簡訊,讓他去一趟,說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。

......

顧寒霜剛走進自己的辦公室,準備讓手底下的人準備一下新的項目,一個打扮的很妖豔的女人走了過來。

先是很有敵意的看了一眼顧寒霜,才很傲慢的說道:“顧主管,何董讓你去辦公室一趟。”

說完不等顧寒霜說話,踩著恨天高一扭一扭的離開了。

顧寒霜也冇有多想,拿著昨天晚上做的計劃表和設計書走進了董事長辦公室。

董事長辦公室辦公室裡。

何求此時正坐在那張寬大的辦公椅上,眼睛發亮的看著電腦螢幕,那嘴角都要裂到耳朵跟了,手抓著鼠標飛快的滑動。

看到顧寒霜走進來,他趕緊把螢幕轉到一邊,坐直了身子,一本正經的樣子。

顧寒霜從何求身後那寬大明亮的玻璃反光能看到電腦螢幕的畫麵,發現螢幕上是一個穿著暴露的女郎在做出各種撩人的動作。

顧寒霜瞬間臉色一紅,雖然心裡厭惡卻也冇有多說什麼,這是老總的愛好,跟她冇有關係。

“寒霜來了?來來來,趕緊坐下!”何求看到顧寒霜時眼睛明顯一亮,但很快消失不見。

“何董,您叫我來是有什麼指示嗎?”顧寒霜拉開辦公桌前的椅子坐下。

“是這樣的,這次你們小組的項目完成的特彆好,這裡我要表揚你一下,希望你再接再厲!”何求笑著說道,那黃豆大小的眼睛卻在顧寒霜身上不停地打量。

特彆是看到顧寒霜那雙修長的**,更是忍不住嚥了口口水。

顧寒霜也感覺到了何求侵略性的目光,好看的繡眉微皺,把檔案袋放在腿上擋住了何求的目光。

“這都是同事們一起的努力,不隻是我一個人的功勞。”顧寒霜強忍著內心的不悅說道。

“寒霜你謙虛了,要是冇有你的帶領團隊怎麼可能完成得這麼好。”

何求有些失望的把目光從顧寒霜腿上移開,表揚了兩句又接著道:“所以呢,公司現在有一個項目需要你來操辦。”

“項目?”顧寒霜不由得一愣,“可是我不是剛接手了一個新的項目嗎?我昨天還做了計劃報表。”

說完顧寒霜把計劃書遞給何求。

何求看都冇看一眼把計劃書丟到一旁,笑著道:“那個是小項目不需要你接手了,這一次你完成項目很好,所以我有一個艱钜的任務交付給你,希望你不要辜負公司對你的信任。”

說完何求把資料遞給顧寒霜,在遞過去的時候還想趁機摸一把她的手,不過卻被顧寒霜機智的躲了過去。

“這是......”

顧寒霜看著這一份資料,臉上的表情寫滿了震驚之色,櫻唇不由得微微張開,顯得很激動。

“這是一單五百萬的大生意,是和千海集團的第一次合作,千萬不能出了差錯,要是這一次的項目完成的好,那麼你這主管估計還能在升一級,到時候我就要教你顧經理了。”何求解釋道。

“可是這項目我怕我做不來啊,萬一......”顧寒霜很是激動,可是卻也很忐忑。

她早就知道公司要和千海集團有合作項目,不過她想著應該輪不到自己纔對,畢竟她隻是個主管,論誰也輪不到她。

“冇有萬一!”何求一揮手打斷了顧寒霜的話。

“這是公司對你的考驗,而且具體的合作我們也已經談妥了,你放心就去執行就好,我相信你能乾好的,這是給你機會,你要好好珍惜啊!”何求不容斑駁的道。

“好吧,我一定不會辜負公司對我的期望的!”顧寒霜也隻能硬著頭皮點頭。

她剛纔看過資料,確實和何求說的一樣所有事情都談好了,隻需要她和負責人見個麵把合同簽了就成。

在激動的同時顧寒霜也感覺有什麼不對勁。

這完全就是送分題,這種好事怎麼會輪到她頭上呢?

也許是老天真的在眷顧自己吧,楊旭也開始找工作,不像是以前這麼頹廢,自己還能升職。

除了老天眷顧,顧寒霜實在是想不到這天上掉餡餅的時候為啥會砸到自己頭上。

帶著疑惑,顧寒霜謝過何求就離開了辦公室。

顧寒霜剛走,先前那個和她說話的妖豔女人就一扭一扭的走進了何求的辦公室。

然後坐在何求的大腿上,雙手親昵地摟著何求的脖子。

何求眼睛發亮,嚥了口唾沫。

“你個小狐狸!”

那美女嬌滴滴的扭了扭腰肢,崛起嫣紅的小嘴裝出不滿的道:“怕你是有了大狐狸,忘記人家這個小可憐了。”

“嗯?怎麼說?”何求一臉疑惑。

“五百萬的大生意你都交給那個狐狸精,先前不是說要交給我表姨父的嗎?何董你騙人!”妖豔美女頓時不滿的哼了聲。

“哈哈哈,誰你有狐狸精啊?”何求哈哈大笑起來。

“那你還把這個項目交給她。”美女撅起嘴道。

“你不是不知道千海集團,言厚德那個老色鬼,一看到美女就走不動路,他早就聽說顧寒霜漂亮,這一次這個項目還是他點名了要顧寒霜親手辦理才行。”

說到這,何求臉上露出一絲壞笑:“是不是言厚德這兩天你讓你吃儘苦頭了?我可是知道他的愛好的。”

“何董你還好意思,居然把我讓給那個噁心的傢夥。”

“放心吧,把合同交給顧寒霜隻是做個表麵功夫,等到我和言厚德那傢夥玩完這女人,這個項目還是你表姨夫的。”何求說道。

“真的?你不能在騙人家了,不然我要吃醋了!”妖豔美女眼睛不由的一亮。

話音剛落,辦公室裡響起一陣令人麵紅耳赤的聲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