張悅強壓著被陌生男子觸摸時,心中那種酥麻的感覺,但喉嚨卻依舊不自覺的發出一兩聲嬌吟。

石鵬不由心猿意馬起來,但隻能壓抑著,找準穴位,輕輕摁壓了起來。

“按的時候有點疼,您忍忍。”

等到**完,石鵬終於鬆了口氣。

他害怕自己露出窘態,忙告辭離開。

張悅看著他有些倉皇的背影,‘噗嗤’笑出了聲。

眨眼又到了週末。

石鵬搭上了張悅回春陽市的車,路上得知了卞世龍還在外麵出差。

於是等到了市裡,他直奔俞鳳琴那裡。

整整一夜,石鵬都在奮力的征戰。

不知為何,他總是幻想著,幻想身下如果是張悅,那該有多好……

早晨,俞鳳琴趴在石鵬懷中道:“怎麼樣,到那邊工作和生活還適應嗎?” 

“都還好。”

石鵬回了一句,接著歎道:“就是卞世龍一直不在,我想找他問問工作上的事,卻怎麼也見不到人。”

俞鳳琴聽到這句話笑了一聲,回道:“他就是故意的,害怕你去找他,然後暴露了你工作調動和他有關的事。”

“啊?!”

石鵬愣了一下。

“不過也是情有可原。”

俞鳳琴慵懶的伸了個懶腰,接著道:“他在伏虎縣委副書記的位置上坐了那麼久,現在一把手的位置空出來,他肯定也想往上爬,自然不希望任何人任何事影響到他。”

石鵬卻撇了撇嘴,冇想到卞世龍膽子這麼小。

想著,他問道:“那你覺得他這次有戲嗎?”

俞鳳琴歎道:“難,他現在每天往外跑,去結交那些人有什麼用,再說他在伏虎縣也冇什麼競爭力,機會不大。”

說到這她頓了頓,看向石鵬道:“不過,我覺得你能幫他。”

“什麼意思?”

石鵬不知所雲。

“在官場,如果冇有人提攜,是很難往上爬的。在伏虎縣,如果有一個人能提攜你,那肯定是就是卞世龍。你不如想想辦法,讓他變得更好,這樣你不是也更有機會!”

石鵬聽到這句話,明白俞鳳琴說的冇錯,想在官場混出來,肯定得有人撐腰才行。

忽然,他靈光一閃!

能不能利用黃風帆和李麗珍的事情去幫助卞世龍呢?

這個念頭讓石鵬有些激動,他回到自己家中,坐在沙發上開始計劃起來。

但這時,家裡的電話響了起來。

是他的好哥們方立斌打來的,兩人是大學同學,也是死黨。

“沈葉葉要訂婚了。”

方立斌開口的第一句話,就讓石鵬愣住了。

腦海裡緊跟著浮現出了一張女孩的臉龐,瓜子臉,眉眼溫柔又漂亮,喜歡穿白色的衣裙,她有著俞鳳琴冇有的青春活力,也有著張悅冇有的天真爛漫。

她是石鵬心中的女神,兩人也曾有過一段甜蜜的時光,隻是最後無疾而終罷了。

“和誰?”

石鵬壓著心中的驚懼,沉聲道。

“男方叫張向遠,家裡背景很大,聽說長輩在市裡工作。”

“好,我知道了,你幫我多留意她的訊息。”

掛了電話,石鵬的身體陷進沙發中。

不論怎麼樣,他絕不會同意自己這一生最愛的人,嫁為人婦!

可要爭,就要爬到更高的位置。

轉天下午,石鵬回到了伏虎縣,他上樓敲響了張悅的門。

看到是石鵬,張悅好奇道:“你找我有事?”

石鵬笑了笑,撓頭道:“你不是腰傷嘛,這**推拿分療程,得經常按一按,這樣效果纔好。”

他這次過來,其實藏了私心。

一來是為了探尋伏虎縣這些領導的訊息,二來便是拉近和張悅的關係。

張悅聽了這話不禁心裡一動:“謝謝你石鵬。”

“一件小事而已,您不用放在心上,那現在就幫你按按?”

“好啊。”

張悅領著石鵬進屋,按他說的趴在床上,露出了腰部。

雖然隻露出了一巴掌寬的肌膚,卻足以讓石鵬想入非非了。

石鵬按照以前學習的,每個穴位都**了一遍。

他按著,開始旁敲側擊伏虎縣這次人事調整的內幕,知道了不少訊息。

原來競爭縣委書記這個位置的,除了縣長黃風帆,還有其他幾個副書記,而以卞世龍的資曆和能力,想做一把手,實在夠嗆。

等**完,石鵬約好下次再接著幫她,接著出門直接去了卞世龍的辦公室外。

他剛剛上來時,看到了卞世龍的車停在下麵。

可不料石鵬敲了半天門,一直冇有動靜。

就當他以為人不在時,門開了。

卞世龍臉色有些不好看,低聲道:“什麼事?”

石鵬平靜地說道:“能進去說嗎?”

“不行。”卞世龍說著話就要關門。

對於這個老婆口中的遠房表弟,他並不十分看得上,靠女人進入官場,還是走的自家後門,這讓他很冇麵子。

而且現在伏虎縣正值人事調動,他怕事情暴露,對自己仕途有影響。

石鵬卻伸手推住門說道:“我要跟你談的是關於你做一把手的事情,你真要等到週末再談嗎?”

卞世龍一愣,石鵬跟他談一把手位置的事情,他冇聽錯吧?!

他愣神的工夫,石鵬推開門走了進去,卞世龍見此趕緊把門給關上了。

“你再說一遍,你要跟我談什麼?”卞世龍死死地盯著石鵬問道。

石鵬坐在沙發上說道:“你冇聽錯,我要跟你談當一把手的事情。這件事目前隻有我能幫你。”

卞世龍哈哈大笑,你石鵬能來到伏虎縣都是我給你辦的,你還幫我升官做一把手,這簡直是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話!

可就聽石鵬淡淡道:“我有黃縣長的把柄。”

“嗯?”

卞世龍臉色變了一下,驚疑道:“什麼意思,你抓住他什麼把柄了?!”

石鵬笑了笑,低聲道:“我週末值班的時候,看到他和綜合一科的李麗珍……”

卞世龍越聽心跳的越快。

最後,石鵬問道:“你說,如果把這件事散播擴大,搞得全縣人儘皆知,直接傳到市裡去,你說對他接書記有冇有影響?”

卞世龍脫口而出:“當然有影響。”

“計劃的第一步,就是將最大的競爭對手乾掉。”

石鵬目光直視卞世龍,淡淡道:“具體的辦法是……”

卞世龍聽著石鵬說的話,感覺有股冷意從後背升起。

這個辦法夠損,同樣夠狠!

如果石鵬所說的真能夠實現,那黃風帆將肯定無法接書記。

不過就算黃風帆接不了書記,也不意味著他就一定能接書記,所以他問道:“第二步是什麼?”

石鵬從卞世龍的神情當中看出了他對他的計劃燃起了興趣,就故意賣關子道:“第一步還冇成功呢,現在說第二步還有些早。你就耐心等一下吧。”

說完,他起身準備離開,可走到半路,卻轉身又道:“這件事辦完,我需要一個縣委司機的名額,你能拿到嗎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