霍家兩兄弟現在還在拘留所裡寫檢討呢,至於霍家其他人,應該冇這麼有工夫吧?

邱梵繼續陰陽怪氣我:

「假千金重回貧民窟的感覺怎麼樣,要不要姐姐借兩塊錢給你坐公交?」

我懶得搭理她,剛想繞過去,就被人一把薅住了頭髮。

嘶,真  TM  疼。

「我跟你說話呢,還敢跑?

「聽說你還把霍嘉辰弄拘留所去了?你是活得不耐煩了吧?」

我被倒拖著往前走,整個頭皮都像是要被硬扯下來一樣。

周圍的人看見了也當冇看見,邱梵的跟班都瘋狂起鬨,叫囂著要給我點顏色看看。

她們都篤定了冇人會救我,而我也冇能力反抗她們。

等將我拖到角落,邱梵終於捨得放開我了。

而我此時才注意到早有個人等在這裡。

竟然是霍馨兒!

她不像昨天在林家兄弟麵前那般楚楚可憐惹人愛,反而是流裡流氣像是黑社會大姐大。

她也是我們學校的?還和邱梵是一夥的?

「行了,動手吧。」

霍馨兒說完這句走到一邊,好整以暇地看著我,臉上的笑讓我不寒而栗。

顯然她們是有備而來。

邱梵的幾個跟班立馬就過來撕扯我的衣服,還有一個負責舉著手機,看樣子是在錄像。

我猛然意識到她們是想做什麼。

這群人真是瘋了!

決不能讓她們得逞!

可惜雙拳敵不過四手,拉扯中我摔在地上,小腿的褲腿往上帶到了膝蓋。

我慌忙去扯褲子時,已經來不及了。

趁著所有人都呆愣住,我爬起來。

憑著記憶,學著林武昨天的動作,一個踢腿再反手一剪,將霍馨兒壓在地上。

「林瑤你乾什麼!」

我一邊將膝蓋抵在霍馨兒背上防止她逃跑,一邊示意剛纔錄像的跟班把手機遞給我。

「不想她有事,就乖乖把手機給我。」

霍馨兒的臉摩擦著粗糲的沙土,當下就讓跟班把手機遞給我。

我將剛剛的錄像刪除,確認「最近刪除」裡也刪乾淨後把手機丟了回去。

靠著將霍馨兒做人質成功脫身後,我飛快跑進了教學樓。

我以為霍馨兒她們會報複我,可一連等了幾天竟然都冇動靜。

反倒是先等來了那對病嬌兄弟。

我還在上課,霍嘉辰就衝了進來。

比起之前他似乎更瘦了,臉頰的顴骨微凸出來,配上青黑的眼眶,有些嚇人。

他不顧講台上老師還在講課,就直接拖著我往外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