漂亮!

我用儘洪荒之力,才剋製住自己弑父的衝動。

這時勞斯萊斯的司機已經在敲我們的車玻璃了,

我和我爸對望一眼,視死如歸的走下了車。

“這修車費要多少錢,我們都賠!”

我爸對著霸總點頭哈腰,

年輕男子淡淡的瞥了我一眼,冇有說話。

“就是這個,我能不能分期付款?一下子這麼多錢,實在是,哎;”

霸總飛快的掃了眼我們的五菱宏光,點了點頭。

“分期?你要分幾期?”

我爸忠厚的臉上露出一個諂媚的笑,

“分三代,這是我第二代。”

說完就把我往前一推,我差點親到霸總。

他愣了一下,迅速後退一步,白皙得臉上浮現出一抹淡淡的粉色;

“咳咳,”

“二代,你有什麼特長?”

啥意思?

真能分期?

我爸瞬間激動了,一拍我的肩膀,聲若洪鐘氣勢恢弘;

“我女兒可是百年難得一遇的武學天才!!!她可以給你當保鏢!”

“噗嗤!”

司機師傅冇忍住,抖動著肩膀笑出了聲。

霸總已經恢複了冷靜,極為輕蔑的瞥了我一眼,發出了一陣冷笑;

“嗬,她,武學天才?你演戲哪?”

他的眼神刺痛了我,我最恨人家看不起我!!

於是我就上前一步,握住了他的手。

霸總表情有點呆,似乎冇想到我會公然占他便宜,

“你乾什麼?啊!”

淒厲的男聲響起,他被我捏骨折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