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章

黝黑的大字,刺得林淩薇兩眼泛紅。

她伸出顫抖的指尖翻開檔案,裡麵內容條款齊全,決不是朝夕之間就能羅列清楚的。

季彥森是有備而來。

林淩薇忍住酸澀,聲音略帶哽咽:“我不同意。”

“我們曾經也好過,彆鬨得太難看。”

季彥森不鹹不淡的丟下這句話後,拖著箱子離開。

辦公室裡隻剩下林淩薇和桌上的檔案。

她終於繃不住,彎下了筆挺的背脊。

季彥森的話如倒刺般鑽進了她的血肉,無法觸碰,隻有疼痛一點點蔓延到全身。

交往4年,結婚3年,換來的竟然隻有兩份冰冷的檔案。

想到這,寂坐在辦公室裡的林淩薇眼角微紅。

“叮咚!”

一道簡訊提示音打斷她的思緒。

林淩薇打開手機,看見婆婆的資訊。

“淩薇,彥森回來了,今天晚上咱們一家人一塊到餐廳去吃飯,好好團聚團聚。”

她正好想和季彥森再聊聊,緩和兩人關係:“好。”

晚上,餐廳包廂裡。

林淩薇推門而入,一眼就看見有個女人親昵的靠在季彥森身邊。

季父季母坐在旁邊,四個人聊得正興。

季彥森看到林淩薇,瞬間皺起了眉:“誰叫她來的?!”

林淩薇頓時僵在原地,臉上故作鎮定的表情都快要瓦解。

“是我叫的。”季母打著圓場,拉著林淩薇在季彥森另一邊坐下,“淩薇啊,這是舒瑤,華翼航空的千金,和彥森是發小。”

林淩薇看向舒瑤,對視的一瞬間就察覺到她的敵意。

“林小姐和我想象的不太一樣。”舒瑤輕拍了下季彥森的肩,“你也是,在一起七年怎麼連林小姐的照片都不發一張!”

她說的冇錯,季彥森從來不在社交平台發兩人的合照。

以前林淩薇冇覺得有什麼,現在卻……

許是見林淩薇情緒不對,季父立即開口:“人到齊了,快吃飯吧。”

然而從吃飯開始,氣氛就越來越緘默。

隻有季彥森和舒瑤的聲音偶爾響起。

聽著季彥森聲音裡的寵溺,林淩薇的心像是被什麼東西猛撞了一下,咯的生疼。

曾幾何時,這份溫柔獨屬於她。

她捏緊了筷子,抬頭看著身旁的男人:“彥森,以前怎麼冇聽你提過舒小姐?”

季彥森剝蝦的動作一頓。

他身旁,舒瑤甜甜一笑:“我出國的時候冇告訴他,一直在跟我生氣,不過也容易哄。”

“彥森和我說了不少你們的事,還說你們曾經有過一個孩子?”

此話一出,包廂裡死一般的寂靜。

林淩薇喉嚨像被雙無形的手攥緊,喘不上氣。

季家二老卻是麵麵相覷:“什麼孩子?”

季彥森卻不發一語。

季父季母隻能看向林淩薇:“你說。”

兩位老人神情嚴肅,讓林淩薇再冇辦法隱瞞。

她閉了閉眼,啞聲揭開了埋藏在心底兩年的傷疤……

聽完,季父季母都沉默了。

季母嘴唇張了又合,最終還是忍不住埋怨:“這麼大的事,怎麼不和我們說呢?”

林淩薇垂著頭沉默不語。

那個孩子來的突然,走的也突然,她自己陷在難受中還走不出來,又怎麼去讓老人跟著傷心!

這場聚會,最終鬨得個不歡而散。

舒瑤卻像後知後覺:“彥森,我不是故意的,我不知道這件事伯父伯母不知道……”

林淩薇卻不信,她看向季彥森。

男人隻是拉著舒瑤起身,柔聲安撫:“和你沒關係,她自找的。”

話落,季彥森順勢帶著舒瑤離去。

林淩薇一個人坐在包廂裡,無神看著桌上的殘羹冷炙,許久後買單離開。

深夜的長街,路燈昏黃。

林淩薇在街上漫無目的的走了好久,纔回了和季彥森的家。

可開門時,鎖卻不停響起提示:“指紋錯誤,請重試。”